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破云2吞海 > 第4章 Chapter 56

第4章 Chapter 5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昨晚十点,陈元量自称有事出门去跟老朋友商量,一个人匆匆打车走了。当晚十一点老伴打电话,陈元量没接,十一点半再打,还是没接,但回了条消息说有事耽搁了会晚点回去;近十二点提示音说对方已关机,此后再也没联系上人。”
  
  步重华推开刑侦支队办公室门,边走边头也不回问:“手机最后一次跟基站交换信号的定位查到了吗?”
  
  “查到了,昨晚十一点三十五分在城郊化肥厂附近,此后暂时还没结果。”
  
  “让技术队尝试做更精确的定位,各单位下达对陈元量的协查通告!”
  
  “是!”蔡麟一溜烟跑了。
  
  严峫一直在追查秦川的下落,好不容易查到线索兴奋赶来,千万豪车却被亲表弟一头怼进了半个屁股,情绪直线低落;随即在表弟身边见到了吴雩,为人颇合得来,看表弟都觉加倍亲热,又升起一丝小欣慰小愉快;谁料还没愉快几分钟,紧接着得知陈元量那糟老头子失踪了,大惊之下怒火上头,心情再度down回谷底,只觉人生果然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
  
  三个人只能马不停蹄赶回南城分局,步重华连办公室门都没进,就带着吴雩直冲进了外勤组,紧急指挥全城搜索和发布协查通告。
  
  严峫没有管辖权,只能百无聊赖地歪在刑侦支队长办公室里,拿着手机跟他那疑似“p出公大毕业证书的小网红”爱人煲电话粥:“喂,媳妇,中午吃了吗,吃了什么啊?你们警校新来那搏击课教官今儿没再偷偷送你小粉花儿了吧……别担心,你那两本笔记我早倒背如流了,放心吧就这煞笔考试我还能不一次过吗……什么,你问那个破坏咱俩婚礼的孙子有消息了没有?放心吧抓到他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你想把他红烧清蒸爆炒滴蜡吊起来抽个十八遍都没问题!……”
  
  严峫大腿跷二腿,卿卿我我逼逼叨叨了二十来分钟,终于满脸柔情蜜意地挂断了电话,紧接着一抬头,满面戾气勃然而出:
  
  “我说你们南城支队是他妈被非洲人诅咒了吗?!”
  
  正巧步重华带着吴雩推门而入,闻言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严峫阴森森:“迈凯……”
  
  唰唰两声,步重华吴雩同时定住,如同被套上了价值八位数的紧箍咒。
  
  严峫不满地来回打量他俩:“有陈元量消息了吗?”
  
  “没有,”步重华冷冷道,“寻人通知已经下达到各个机场、港口、火车站、高速公路出入口,但情况并不乐观。一个七十岁的老头,就算要跑路也不至于三更半夜独自动身,而且从监控视频来看没有带任何换洗衣物,也不像是藏了大量现金。我更倾向于他可能真是去见什么人,然后遭遇到了……某种不测。”
  
  严峫久久瞪着表弟,半晌吐出几个字:“你不检讨一下自己吗?!”
  
  步重华:“……”
  
  “看看你们南城支队最近的案子,啊——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找到郜灵,结果郜灵不仅失踪了,还腐成了巨人观;又费吃屎的劲从dna查到高宝康,结果高宝康不仅失踪了,还只找回来两条腿;你亲表哥撞废一辆slr来给你送线索,区区一顿下午茶的功夫,陈元量也他妈给我失踪了!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水逆事件为什么始终没有引起你的警惕,步支队长?!”
  
  “……那个,”吴雩抬手摸摸鼻子,虚弱地辩解:“陈元量是满了四十八个小时拘传期才放出去的,跟步支队没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严峫怒道,“我刚才看了,全支队只有他的电话机底下没贴逢案必破符!”
  
  吴雩:“……?”
  
  吴雩表情空白,眼睁睁看着严峫打开自己的手机壳,嗖地摸出一张小纸条,正面写着“宋慈洗冤”,背面写着“水逆退散”,步重华接过来,面无表情压在了自己电话机底下。
  
  “跟你们楼上技术支队学学,整个鱼缸养几条金鱼,明白了吗?”严峫皱眉叮嘱。
  
  步重华:“行了我知道了。”
  
  “……我相信因果报应是事在人为的一种,风水学说是地理、心理、群体效应共同作用的巧合……”
  
  “一切鬼神导演的闹剧,帷幕后都印满了犯罪分子的指纹……”
  
  吴雩终于意识到那果然只是学院派领导在自己面前装的高级b而已,南城分局最后一个无神论者终于在水逆面前现出了原型。
  
  宋慈祖师爷可能不喜欢自己好端端从最新款肾机里突然移到了电话座机底下,以至于在最开始的几个小时里,并没有发功保佑焦头烂额的南城支队。
  
  机场、车站、高速公路等各方面反馈,都没找到陈元量的踪迹,监控也没拍到他昨晚离家时那辆出租车的完整车牌。直到晚上八点,针对全市出租车公司的排查还在继续,茫茫人海中却没有陈元量的任何线索。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某种险恶的预兆,于冥冥中散发出了阴森的气息。
  
  八点半,视侦监控室。
  
  “交管局调来的所有监控都在这儿了,喏。”王九龄一脸周日晚上被抓回来加班的不满:“但从晚十点夜生活最繁忙的市中心找到那一辆出租车,困难程度不亚于大海捞针,我劝你们想个其他法子吧,不然把视侦组全体瞪成斗鸡眼你们也不一定能找到那姓陈的糟老头。”
  
  步重华站在王主任椅背后,剑眉拧紧不语,只见监控视频中,陈元量蹒跚的背影出现在右下角,低头钻进一辆看不清牌照的出租车,几秒钟后消失在了监控死角里。
  
  “你有啥想法啊?”王九龄忍不住抬头问。
  
  “津海市八大出租车公司,运营出租车共三万辆,个体营业执照六千辆,统一青蓝色白条涂装。这三万六千辆出租车中,九成车型为丰田花冠和一汽威志,区别只有顶灯牌,其中又有四种顶灯牌跟陈元量上的那辆车非常相似;结合运营时间、行驶路段、登记信息来看,我们需要排查的出租车数量,应该还剩四千四百辆左右。”
  
  步重华的声音稳定清晰,王九龄却听得一阵头大,忍不住用圆珠笔搔了搔稀疏的头皮,又顺手用笔尖在屏幕画面上一敲,说:“你看这车半新不旧的样子……”
  
  嗖!
  
  步重华抽出一张纸巾,在屏幕上刚被圆珠笔敲过的地方仔细擦了擦。
  
  空气凝固了。
  
  “……”王九龄眯起眼睛,眼底闪烁着风雨来临前危险的轻柔:“步支队。”
  
  “唔。”
  
  “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小桂告诉我说最近刑侦支队盛传一个流言,有人背着我造谣秃头是病毒导致的,会通过眼神和呼吸传染……”
  
  步重华淡淡道:“怎么会?世上没有那种病毒。”
  
  “那请问你这是?”
  
  “强迫症。”
  
  王主任满怀狐疑,然而步重华俊美冷漠的脸没有丝毫异样,正当这时只听身后“哟!”一声,严峫吃着最后一截火腿肠走进门,把皮儿往垃圾箱一丢,顺手拿起桌上那张刚擦过屏幕的纸巾就往嘴上抹:“怎么样啦你们,搜索有进展没……喂!”
  
  步重华闪电般攥住他表哥的手,一把夺下那张纸巾:“小心!”
  
  严峫:“?”
  
  “那谣果然就是你造的吧!”王九龄掀桌而起,怒道:“太过分了步重华!我要去检察院告你!”
  
  王主任津海本地top医科大学毕业,早年在医院工作练就了好身手,人称铁掌轻功王少侠。后来王少侠声名远播,每每成为职业医闹的主要打卡对象,最终不堪其扰,只能无奈跳槽;跳槽不久被许祖新局长以包分配住房、包爱人工作、包子女学校为诱惑,勾到了南城分局技术支队,随后发现法医室果然是个患者各个乖巧可爱的好地方,于是就此安心工作了二十年,一辈子再没受过医患纠纷的困扰。
  
  即便如此,昔年王少侠的攻击力还是很惊人的,险些把假发套盖步重华头顶上去,被严峫忙不迭拉住摁回椅背上:“别跟这孩子计较,从小就不尊老爱幼,回家我一定教训他……您坐,别生气,再过两年他就懂得我们老一辈人的无助和心酸了。”
  
  王九龄望着严峫浓密的头顶,内心升起一丝希望:“难道严队您这也是……”假发套?
  
  “哦那倒不是。”严峫说,“但我今早梳头掉了整整三根呢,气得我,一定是北方太干燥水土不服的原因吧。”
  
  王主任:“………………”
  
  王主任再次掀桌而起,悲愤道:“你们兄弟俩看完监控就赶紧从技术队滚出去!”
  
  兄弟俩同时向后仰,唯恐被带有秃头病毒的唾沫星子喷到。
  
  “那辆,看看,就是那辆——八位数啊!”
  
  “妈呀——”
  
  “这一辆车顶我不吃不喝加班多少辈子才能买得起啊?”
  
  “打扰了打扰了……”
  
  刑侦支队大办公室里,一堆刑警头挤着头凑在窗前,一边争相围观楼下空地上那辆瘪了半个车尾翼的黑色奔驰小跑车,一边嗦着方便面啧啧感叹,冷不防听背后传来威严的:“咳咳!”
  
  蔡麟一回头,吓得打了个激灵:“许,许局!”
  
  所有人呼啦啦嗦面条回头,只见许局宝相庄严,双手背后,身后还跟着个年轻美貌的女实习生,正羞答答低头抱着一叠文件,看着非常眼生,应该是新来的。
  
  “你们步支队人呢?”
  
  “哎,步支队在视侦组,跟王主任在一块儿。”蔡麟双手捧着老坛酸菜面,点头哈腰汇报:“下午散出去了三百多个人手摸排全市出租车公司,王主任问交管局调来了陈元量失踪前后的监控录像,两人正组织视侦进行广泛排查——您有什么吩咐?我这就给您叫去?”
  
  许局点点头“唔”了声,倒也没忙着立刻把步重华找回来,伸手指指走廊尽头洗手间,略微凑近了点,不满地压低了声音:
  
  “我刚上厕所碰到个男的,人模狗样,个头还挺高,一边蹲坑一边念叨‘这破支队连厕纸都不舍得用纯木浆的,财政还行不行啊,别哪天经营不善倒闭了吧’——那人谁啊?来干嘛的?”
  
  “嘿这我知道,”蔡麟连忙回答:“建宁刑侦支队长严峫,特地来跟咱们交流五零二案的线索,同时他还是……”
  
  许局更不满了:“那也不能这么嚣——”
  
  “……还是楼下那辆奔驰车主,”蔡麟小心补完了后半句话:“就是今儿下午被步支队一脚油门怼进去半个车屁股的那辆奔驰迈凯伦。”
  
  周遭一片安静,没人敢偷觑许局的脸色。
  
  “……也不能让客人用中低档的厕纸啊,对健康卫生多不好。”许局咽了口唾沫,镇定道:“赶紧让后勤买纯木浆的去,以后咱们局里都用纯木浆的,不能输给建宁市局。”
  
  众人山呼万岁,连忙找后勤处传旨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