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掀起革命的王 > 第一百零九章:与天!一战!与天!一战!

第一百零九章:与天!一战!与天!一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害怕吗?”
  抓住灰鹰王背上的灰羽,卢克感受上面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抖。
  “是,大人。”
  现在的灰鹰王深刻体会到在人类世界生活的艰辛,没想到除了族群延续外还有这么多弯道道。
  如果是灰鹰王遇上了这样的事情,恐怕只会闭口不言带着全族迁移。
  而卢克统统接下,无视会拖死一族的污名。
  比起强大,卢克的诚挚和可靠,也是他们会追随很重要的一点。
  “呼!”
  卢克:“在我所学之中,上位者不能在下位者面前露出任何恐慌。在你看来我有这样吗?”
  “没有。”
  灰鹰王在往右侧绕去,那边是空旷的大海:“殿下,它会按机会跟过来吗?”
  “这次的风暴原本的登录地点就不在这里!”
  卢克:“它为了杀我,才做的这一切,他很清楚,我没有选择。只要给他足够的诱惑他就会咬勾。”
  “我之所以不恐惧,是因为你们在我的身边。”
  卢克:“在黑暗中待久了就是这样(看了一眼后方被捆得稳稳的噬龙集),只要有一点光明也想放过”
  抬头看昏暗的天空。
  就像一个穿着好几天没换的衣服,正吃着两天一夜以来的第一餐,啃着坚韧的半只面包。
  突然,游戏的提示音来了。
  一碗!
  ‘终于到我了!大神求带!qaq!’
  少年马上再丢下二分之一又三分之一的面包。
  【组队达成!】
  “开始挑战!”
  卢克干脆直接站了起来:“只不过又是一次不能!不会输的副本而已!”
  “这种事!我!早就!习惯了!!”
  卢克对那不断转移方向的风暴道:“放马过来啊!!潘多特!我要再次将你封印!不!我要直接灭了你!”
  听到了卢克的壮志豪言,天色更昏暗了,一道紫色的雷霆长天而降,但不是劈在卢克的身边,而斜劈在看风暴之上。
  卢克都看愣了。
  怎么回事啊!?
  “呵!”
  卢克回头一望,史密斯管家正在收剑,在灰鹰王忌惮万分的眼中史密斯管家脸色残如白纸,一副摇摇欲坠的朽木模样。
  “这样的!我可用不出。”
  卢克感叹了下,马上慌拍着灰鹰王:“愣着干什么!快跑!那精灵被激怒了。”
  “怎么!”
  跌在青铜王座之旁,被朱利安.朱利叶斯扶住的史密斯管家脸上苍白无力盯住面前道:“你要放弃他吗!”
  “加速!”
  周围的吸力大减,面对这样的好机会卢克不断大喊道:“快挥动翅膀。”
  灰鹰王很想反驳卢克,自己已经舞到最快了,只是周身散发黑色的风暴乱流让哪怕达到六阶的魔兽飞行霸主都不能再操控风力了。
  只能凭借肉体的力量前行。
  使用风的力量,就能将平时的自行车速度提到摩托车级别的速度,一旦失去,那种落差感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恢复的。
  如果不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卢克肯定抓他们去没日没夜的练习。
  好好学学你们的肉体本事,像狂剑一族看齐。
  灰鹰王的翅膀在常人眼中好似消失了一样,终于不断前行的灰鹰王超越了风暴的控制。
  脱离了风暴掌控的卢克,让灰鹰王在绕到风暴前行的背面,望着大地,望着风暴。
  都在等待。
  慢慢!
  慢慢一点点接近卢克,风暴看似在解决卢克,但狂风吹拂的地方却还是大地。
  卢克没有动作,深知这次事件重要的灰鹰王也沉住气等待着,灰鹰王挥动的翅膀也没再带一点外力。
  ‘唯一能赌的就是速度了。’
  卢克:‘我们的速度一定要弱于它才行,否则他不会有追击的想法。’
  往后看一眼,便是卢克特意挑这里的理由:‘只有能追
  “殿下!来了!”
  灰鹰王突然叫了起来,急切的翅膀微微颤抖,但卢克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在刚才天降雷霆之下,对风暴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但也促动了风暴变形,变小,威力变得更大。
  “这是我给你最后的机会!”
  即使已身处于对方攻击范围之内,卢克还是一副全在掌控的样子,完全没有半点措手不及的模样:“我不会高飞,离地保持三百五十米,发挥你最的移动速度吧。”
  走!!
  卢克生生从喉咙中挤出这个字眼。
  这tm的什么东西!!
  “这也行!”
  原本还在不断挣扎反抗的噬龙集也呆愣住了:“这东西还真是他的”
  敌人!
  只见那巨大的风暴,使劲朝卢克方向耍头的,却将整个风暴翻转变成了巨大的——风暴之鸟!
  风暴变成了展翅高飞的鸟。
  “我刚才没有以家族的名义保证吧。”
  “啊?”
  “啊什么!”
  卢克恨铁不成钢地用颤抖的手一把打在灰鹰王身上:“往高!不!给我潜入海底。快点!”
  一前一后,将大海搅得不得安宁,很久很久都无法归于平静。
  ……
  “弗洛门家的人来了!”
  一个穿着朴素的魔法学生骑着‘崎岖难耐’的马在小道之上奔走相告:“又来我们沙耶学院找事了!”
  “不是吧!”
  一些原本还充满鸡血的人,瞬间泄气:“怎么弗洛门的人也来了,我们怎么打得过第一骑士。”
  “该死。干嘛都来找我们的麻烦!”
  一位瘫在坐在轮椅上的人,正不紧不慢地扯下自己身上缠绕魔法气息的绷带,发牢骚道:“该死的院长,要不是那奖励太诱人了,我才不要去帮他。”
  “还说什么忍忍就过去了!!”
  吐槽着不着调的学院长,伤员手上的动作一点没慢,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你又要去吗!”
  穿着紫色衣服帮忙推轮椅的女魔法师道:“弗洛门的人可是被学院长支持阿尔弗修涞家族给斩杀了最强骑士,这次可不是让你几天下不来床的程度。”
  “恐怕这次来的人就是那个倒霉骑士的侄子,与我们同代的最强骑士。”
  坐在大树之下的阴影之中,合上书本看着刚刚从轮椅上站起来的伤员:“你不可能赢。”
  “你也说了,是我们的同辈。”
  伤员凑近大树,低头:“我可没你那么害怕,反正我只是一介平民。说什么:不敢动有恩于他们奥尔科特!”
  “其实就是害怕奥尔科特的力量而已。”
  伤员继续向着很快就要人山人海的决斗场而去,便说道:“就算我们学院的历史比奥尔科特少那么一截、一丢丢,大概一两万的样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