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危险人格 > 第2章 身份

第2章 身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洗手间出来那条走廊很长,长廊靠墙摆着排椅子。
  
  天气不好,所里人也不多。
  
  常有警察家属到点儿接了孩子,让孩子在这等家长下班。
  
  池青出去时候外头正坐着个女孩,动作娴熟地从小书包里掏出文具和练习簿,坐在长椅上,腿都挨不着地。
  
  看年纪应该还在上小学。
  
  池青经过女孩身边时候,还没来得及戴上手套手被人轻轻拽了拽:“……哥哥。”
  
  小女孩手又肉又软,声音奶声奶气,连带着耳边出现失真声音都变得可爱起来:【这道题窝不会做,昨天爸爸才刚教过,要是再去问他,肯定会觉得窝很笨qaq。】
  
  “你能不能……”
  
  女孩话没说完,池青盯着那两根肉肉手指,又看向有些犹豫和不好意思小女孩,毫不留情地说:“是很笨。”
  
  女孩小奶音一噎,一瞬间遭受巨大打击,都忘了思考这位大哥哥怎么知道她想说什么。
  
  她其实有点怕这位大哥哥,正想松开手,却见他在自己身边坐了下来,抽走她手里练习簿。
  
  “哪题不会。”
  
  女孩:“空着题。”
  
  池青:“你空了很多题。”
  
  女孩:“……”
  
  池青:“我教完,能保证明天不会忘吗,我不想像你爸爸一样,花时间做无用工作。”
  
  女孩:“…………”
  
  池青:“看来不能。”
  
  池青说话一针见血,但还是把空着算术题给她讲了一遍,尽管讲到后面女孩心思全然不在题目上。
  
  “哥哥,你怎么知道我拉着你是想让你给我讲题目?”
  
  女孩眼睛很大,纯真无邪样子,带着困惑:“我刚刚话还没有说完呢。”
  
  池青把笔帽盖上:“听到,你在心里说了。”
  
  女孩眨巴眨巴眼睛:“像读心术那样吗?”
  
  “算是。”
  
  “只要碰一下,就可以听到吗。”
  
  “差不多吧。”
  
  女孩晃晃脑袋后面马尾辫,羡慕道:“如果我也有读心术话,我就能知道爸爸把我糖罐藏哪儿了,我偷偷找了两天也没有找到。”
  
  池青把练习簿递还给她,说话超出女孩能理解范围:“小孩,在大人世界里,是找不到糖罐。”
  
  女孩显然没有听懂:“为什么?你们不喜欢吃糖吗?”
  
  池青没有回答她,把手套重新戴上,走进办公室之前竖起一根手指抵在下唇前,唇色被黑色指套衬得异常浓烈,只是说出来话却是冷:“今天跟你说话是个秘密。”
  
  女孩:“那你还告诉我。”
  
  池青推开门:“因为你太小,就算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
  
  女孩:“……”
  
  办公室里,木雕纠纷总算进入尾声。
  
  “这件事情我就不追究了,”王阿婆听到是他儿子小康偷东西,不忍追究一个小孩儿过错,只道,“回去好好教育教育孩子,别因为贪玩就随便拿人东西……”
  
  池青洗完手回来,双方已经就此事达成了和解。
  
  工装男人连连点头,跟在阿婆身后出去:“我一定好好教育他。”
  
  王阿婆走到半道,又停住脚步,想折返回来,紧张道:“警察同志,我们小区里最近发生很多起失踪案,我想寻求你们帮助。”
  
  季鸣锐已经不是先前在电话里被这位阿婆用“祖传宝物、价值连城”这个说法糊弄住、急急忙忙出警单纯调解员了:“您方便说得更具体点吗。”
  
  “是我们小区流浪猫——”
  
  “……”果然。
  
  “这几天给它们准备猫粮也没吃,以前从没有发生过这种事。”
  
  王阿婆自己也养猫,心思总是柔软些,时常会给偷溜进她家院子里流浪猫准备些猫粮。
  
  “阿婆,”季鸣锐道,“这不能定义成失踪案,我们也没办法出动警力去小区里抓猫,流浪猫居无定所,它、额它可能去其他地方了,也许很快就会回来。”
  
  季鸣锐送走阿婆,见池青回来,孝敬大哥般地给他敬了杯茶:“喝水么,渴不渴,你看你来就来吧,还顺便帮我调解。”
  
  池青接过水杯:“本来不想管。”
  
  季鸣锐:“那后来是因为?”
  
  池青:“你们效率太慢,我怕我再等下去,可以直接吃明天早饭了。”
  
  他说完又补上一句:“现在可以下班了么,什么时候吃饭。”
  
  ……
  
  敢情您是因为饿了才从沙发里坐起来。
  
  季鸣锐看了眼窗外没有停歇迹象暴雨,又看眼时间,最后看了看周围陪着他一起加班到这个点片警同事们:“这个点,饭店还开着估计没几家了,附近有家大排档味道还不错,营业到凌晨两点。”
  
  雨似乎小了一些,大排档虽然仍在营业,但顾客不多,墙上挂着张价目表,红底黄字,油烟味直直地从后厨窜出来,伴随锅碗瓢盆碰撞声。
  
  他们这一桌足足坐下八个人,老板额外给加上两张凳子,很勉强地挤成一桌。
  
  季鸣锐摸摸鼻子解释:“那什么,这么晚了,大家伙凑一起吃顿饭得了,都挺辛苦。”季鸣锐又一拍脑袋,“啊,忘了给你介绍,我们都是同一批毕业,今年刚上任。”
  
  他简单介绍,从坐在池青对面女警苏晓兰开始,后者爽朗一笑:“本来是你俩约饭,我们这么多人凑进来真是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虽然池青没说话,但是苏晓兰很明显从他脸上读出一句话:是挺麻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