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危险人格 > 第20章 命案

第20章 命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季鸣锐这周上班第一天,和苏晓兰、姜宇一起被武志斌叫去了办公室。
  
  武志斌少见的沉默,他刚刚收到其他组传过来的资料,半晌才缓缓地说:“昨天夜里四点多,杨园小区发生了一起命案。”
  
  季鸣锐听到“命案”两个字,耳朵整个竖起来,身体不由自主站直了。苏晓兰和姜宇两个人也是。
  
  他们目前还只是新人,接的任务基本上和“命案”没有任何关系,就算接触到相关的任务,一旦认定为刑事案件,也得转交给其他组。所以武志斌能把他们叫过来跟他们说这句话,他们实在没想到。
  
  “死者23岁,女,全名杨珍珍,前阵子为了男朋友刚来到华南市,在杨园住了一个月,”武志斌说,“房东今天早上敲门,半天没人应,打开门发现人躺在床上,已经死了。”
  
  武志斌说着,将电脑屏幕转向他们。
  
  屏幕上是一张现场照片,很简单的一套小出租屋,一室一厅,女生租到房后明显用心布置过,新置办的梳妆台,毛绒地毯,连窗帘都是新换的白色蕾丝纱窗,用流苏绑带绑着,只是现在纱窗上溅满了血,甚至上面还有一个可怖的血手印——她死前曾奋力挣扎过。
  
  床上的景象更是让人看一眼就不忍再看,米色床单上全是大片血迹,女孩子浑身赤裸,脸部被人用枕头死死盖住,看不见长相,唯有海藻似的头发散了满床。
  
  一个女孩,独居,被人入室杀害。
  
  季鸣锐一点点审阅照片上各种装潢、家具、细节,总结案件的特点,最后他看到某个地方,瞳孔忽然猛地放大。
  
  他看到女孩子纤细的手腕垂在床沿处,手腕上戴着一条眼熟的手链,星星吊坠垂在手背上。
  
  姜宇:“怎么会是她?”
  
  苏晓兰显然也注意到那条手链,她整个人僵住:“昨天,昨天我送她到她家楼下的……”
  
  “尸检结果目前还没出来,但是尸体身上有明显被侵犯的痕迹,死者的头部、腹部都有致命伤,初步估计死亡时间不超过六小时,正在调查死者的人际关系情况,以及生前有没有和人发生过矛盾。”
  
  “你们应该猜到为什么把你们几个叫过来了,经过调查,昨天晚上你们在酒吧见过她。”
  
  苏晓兰神情恍惚,一时间忘了回答武志斌的话。
  
  当时接近凌晨两点,她和女孩子拥抱了一下,女孩子走前笑着说“谢谢你们,如果今天不是有你们在我可能会更丢脸,你说得对,两条腿的男人还不好找吗”,苏晓兰看着她推开单元门走进去,然后电梯缓缓合上。
  
  谁能想到,把她送回家之后,仅仅过去两个小时,她就被人残忍杀害,死在自己精心布置过的房间里。
  
  前后仅仅只相差两个小时。
  
  苏晓兰知道这样想毫无意义,但她还是忍不住想:如果昨天晚上她再等一等,晚一点走,甚至上楼陪一陪她,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池青待在家里,屋内明明空空荡荡,却依旧挤满了声音。
  
  他这一整天听到的声音里,有一半都在谈论“隔壁小区那名被杀的女孩子”。
  
  【所以说女孩子一个人在外头住,真的不安全。】
  
  也有人嘴里说着“真可怜啊,好好的一个姑娘家就这么没了,我上回见过她,她很活泼的”,心底某个角落却在暗暗地想:【那个姑娘啊,还好价格没谈妥,没把房子租给她,谁知道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要是出了人命,我这房子以后可是别想出租出去了。】
  
  【……】
  
  不仅如此,同栋楼模范夫妻家里也在闹纷争。
  
  池青正在厨房倒热水,刚拿起水杯,水还没倒进去,无孔不入的失真的声音忽然说了一句:
  
  【他昨天喝多了,回来就说‘你觉不觉得桐桐长得不像我’,他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是发现什么了?如果他要带桐桐去做亲子鉴定,我该怎么办?】
  
  池青现在住的这套房子,一梯四户,一层楼就有四户人家,楼上楼下这些声音加起来不亚于一个小菜市场。
  
  这还只是第一天。
  
  池青不知道自己能在这种环境下坚持多久。
  
  心理医生:“这周的咨询是要取消吗?”
  
  “是。”
  
  心理医生听着电话对面的声音觉得不太对,虽然之前池青说话也冷,但是今天似乎异常没温度,于是追问:“能冒昧地问一下原因么。”
  
  “有事,”池青按了按耳朵,然而并没有什么用,“……不方便出门。”
  
  心理医生并不知道这个有事具体是什么事儿,咨询开展到现在,他对这位池姓顾客并不了解。
  
  心理医生问:“那下周呢?”
  
  “不一定。”
  
  心理医生无奈道:“……好的,那等你有时间了再通知我,我们到时候约。你这段时间如果情绪上有什么较大的波动也可以联系我,我给你的建议还是多去接触接触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